400-123-4567
1 1
最新公告: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产品一类
最新动态

/ NEWS

更多
联系我们

/ CONTACT US

更多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电话:400-123-4567

传真:+86-123-4567

邮箱:admin@baidu.com

产品一类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一类 >

问我退钱的事儿办的怎么样

更新时间:2018-11-21

皮赖脸!”我勃然大怒骂道:“秦兵!你他妈什么东西?你到底准备咋办吧?我明话告诉你,该退的钱一个子儿都不能少!不信咱走着瞧!!”我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,心咚咚地跳着。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血液在我的体内似洪水一样奔腾着,几乎要爆破血管!何明走进我房间问我怎么回事!这时电话响了,看号码是秦兵打来的,我缓下语气说:“不用接,刚给秦兵谈着气不过骂了几句,他一定又学上次!”把刚才的情况给何明讲了,愤愤地说:“不管用啥办法,我非让他一个子儿不能少地把钱退出来!什么玩意儿,到这时候了,他给我来了那么一句话!”何明劝我消消气别冲动,退了钱才是目的,光吵也不是办法!    
    我快速地回忆刚才我和秦兵谈话的那些片断,以及操作学生期间发生的许多事情,又算了算我交给他的钱和他已退的钱的差额,除去郝兵的十二万元,我还交给了他总计九万二千元,减去他退我的郝兵的学费九千元,徐彩红的一万五千元,再扣减张红一万元,林丽五千元(已退了四千元,其中姚楠楠退了两千元)还有五万三千元在他手里,即使按他算的赔四万五千元,他至少应该再退我九千元。我再次狠下决心地想,我非一个子儿不少的让他退给我,只是他说他现在没有拿那部分钱,他又不让我见那领导是个大问题。这事情啥时间才能解决呢!我真不敢想下去,也许这事儿会影响我一辈子,甚至害我一辈子。    
    睡觉前,我再次思考我刚才的行为,不知否定它好还是肯定它好。我想我和秦兵已经不存在友谊了,起码现在没了,将来也不可能有了!友情都已被现实吞噬了,我发现感情这些东西在金钱面前显得太脆弱,简直不堪一击!是我错了吗?也许吧!但是一个巴掌咋能拍响!那是他错了,也不尽然!那么究竟是谁错了?我一时想不通,也想不彻底。
 
 
未完待续第十一章(9)
 
    02/10/16Wednesday    
    多云    
    距离报社还有不到二百米的时候,李永阳打来了电话,我赶忙接了。他问我退钱的事儿办的怎么样。我说我现在正走在找秦兵的路上,又把昨天和秦兵争吵的情形大概给他讲了,让他再等等!他问我:“会不会是你这同学自己把钱扣了花了,退不出来钱来?真没想到事儿会弄到这一步,没做成就把钱给人家退了呗!扣谁的钱不好,凭啥要扣李大卫的钱?我哥嫂给我打几次电话我现在都没脸说话了?”我想不到李永阳竟然也说了这样的话,王威也曾提过几次这样的假设,但是我的直觉里,不应该是这样的情况,就给李行长说:“不会的,秦兵不会也不敢这样做的,钱应该是在上面那些领导的手里,因为其他学生的纠纷,才闹到这一地步!不过,钱一定会退的,你给大卫的父母解释解释,只是时间问题!我这一段时间没做其他事儿,就在处理这事情!”他无可奈何又不便发火,只有催我尽快解决这事。    
    我挂了电话,给秦兵发了短信,内容是我很快到《新闻州报》办公楼一楼大厅,请下来面谈。我刚坐在一楼大厅候客的休闲沙发上,秦兵就从电梯间走了出来。他的表情我想应该和我的相同,好像昨晚啥事都没有发生一样;但可以看得出来,他的眼神里略显紧张和不安,也许他怕我来闹事!他坐下来对我说:“怎么来这儿找我了?我正忙着呢!要不,我拿一份报纸你先看着,中午咱们一起吃饭再说!”我说我呆在这儿等你!他走了后我想,我们现在貌合神离,各自心里那道坎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,不承认这个事实那是欺骗自己,但是脸上还要装出心中并无太大芥蒂。演戏原本就是人生中无时无处不在的行为,当然很累很难受又很无奈,可谁也逃脱不了。    
    中午我和秦兵坐在了一个小饭馆,想着各自的心事,谁也不愿打破沉默。其实不是因为经济上的拖延和纠纷,我想我是不会再和他像以往那样喝几杯小酒,扯些闲淡。他的心情和我不会有太大的区别,力永远是相互的!因为经济上的纠纷我们不得不坐下来,心里别扭,心情像泡着发了酵的酸涩的酒水散发出压抑的气息。    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某某卫浴产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:ICP备********号 技术支持:织梦58

扫描二维码
关注更多优惠活动 关注
二维码